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诚招各市区代理,有意联系站长,QQ:625510678.    亲,注册即可免费发布信息,赶快加入我们吧!
广西信之港(广西信之港专刊官方网站) 南宁
招聘 | 房屋租售 | 培训 | 车辆信息 | 商务服务 | 生活服务 | 求职 | 吃喝玩乐 | 二手集市 | 交友天地 |
新闻分类:专刊文章 | 本站公告 | 客户服务 | 帮助中心 | 安全中心 |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专刊文章 > 正文
谭湘光:用时尚演绎古老的壮锦固顶信息
所属区域:广西 / 南宁 新闻类别:专刊文章 发布时间:2018-6-21 人气指数:
 
谭湘光:用时尚演绎古老的壮锦 
 
□ 本报记者 宗 威


 
早就听说谭湘光的大名,因为她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广西织锦工艺传承人。通过电话预约,记者近日在绿城南宁与大师进行了访谈。会面地点就在谭湘光仙葫工作室,当上午十时整记者如期而至时,她已在那里端坐等候了。
 
“喔来了,我正怕你不能按时到,因为我从所里请假回来的,等一会还要赶到所里。”见到记者,谭湘光立刻从座位欠身,一边说一边示意记者坐下。那种谦卑,那种随和,更像一位慈善的邻家妈妈,只有彼此交流后,她的言行举止才彰显出大师的内涵与魅力。目前,谭湘光还受聘于广西工艺美术研究所,因为时间关系,采访立即进入主题。
 
1 拜师学习
终成壮锦传承人
 
谭湘光出生在广西宾阳县宾州镇上,每天上学都经过一位织壮锦的奶奶家门口,耳闻目睹了壮锦的故事。那织壮锦的奶奶,就是后来知名的广西著名工艺美术大师梁树英。
 
由于父母病故,1968年7月,还在读初中的谭湘光不得不辍学回家。那一年,谭湘光才14岁,然而家庭的突然变故,并没有让这个小姑娘受到打击,相反更加鼓起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她突然想起那个织壮锦的奶奶,想到她那里找些活儿干,帮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然而事与愿违,由于谭湘光年纪尚小,梁树英并不同意。谭湘光没有善罢甘休,天天死缠硬磨,并一再声明,只要有饭吃,做什么都行。看到谭湘光这么执着,梁树英心软了下来,终于把谭湘光留在身边帮打杂。
 
谭湘光天生是一位聪明、勤奋的女孩,当她近距离看到简易的织布机也能织出五颜六色的壮锦时,立刻给迷住了,并嚷嚷着梁树英教她织壮锦。梁树英一生未婚,身边没有一男半女,见拗不过小姑娘,便尝试着给谭湘光示范操作,并手把手地教授壮锦织布方法。没有想到,谭湘光很有悟性,一经点拨立即领悟,而且勤奋好学。
 
看着谭湘光这么有心,梁树英决定收她为徒,从此谭湘光如饥似渴学织壮锦,从不停息。甚至,有时为了多学点东西,谭湘光常常变着法子哄师父高兴,让师父给她“开小灶”。从棉纱到成品,到图样的设计,再到如何用经纬线为图样编程,每一步她都反复练习,加上天资聪颖,她很快脱颖而出。
 
为了让壮锦花色、式样更丰富,产品能获得更多人的喜爱,师徒二人对此可谓是耗尽了心力。为学习少数民族在服饰图案设计上的传统风格,了解少数民族生活习俗上的宜忌,两人结伴多次深入到三江、融水、龙胜等少数民族村寨采风。每当发现一些新颖别致的传统壮锦图案,她们都会从老乡家里借回到所住的旅社描摹下来,作为壮锦织造时的参考。
 
梁树英和谭湘光,这师徒两人实际上就是宾阳两代织锦女的杰出代表。继梁树英于20世纪80年代被评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之后,谭湘光也于2007年获得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称号。这也是中国壮锦工艺领域得到公认的,也是仅有的两位工艺美术大师。
 
谭湘光是梁树英最引以为豪的亲传弟子,梁树英几乎是将小自己40岁的谭湘光视为亲生女儿。梁树英教了好几个徒弟,最终只有谭湘光坚持了下来,跟随她学艺13年,并以精湛的技艺成为她的传承人。29岁那年,谭湘光当上了宾阳民族织锦厂的厂长。
 
1991年,她带领工厂试制全国民运会会徽和吉祥物图案壮锦袋,接到民运会手工制作壮锦产品订单;1993年她设计并指导手工制作具有地方特色的仫佬族背包样板,成为当地政府部门订购的礼品;1994年,在北京举行的世界妇女大会上,宾阳民族织锦厂生产的壮锦袋更是成为各国与会代表的专用文件袋;1995年,谭湘光带领弟子亲自试制手工制作的壮锦袋样板,成为在北京召开的世界非政府组织“妇女论坛会”的会议文件袋;1998年,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40周年庆典上,宾阳民族织锦厂生产的壮锦成为指定产品。作为全国民族用品定点生产企业和中国织锦工艺科研生产基地之一,1956年成立的广西宾阳民族织锦厂,让宾阳县一度成为全国最大的壮锦生产基地。
 
2 演绎艺术
让壮锦走进生活
 
壮锦曾与历史上有名的蜀锦、云锦和宋锦一起,并称“中国四大名锦”。壮锦,作为壮族人民最瑰丽灿烂的文化创造之一,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从清末民初开始,随着近现代工业化纺织业的兴起,家庭作坊式的壮锦生产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产量和产地开始收缩,壮锦的主要用途也从日用品转为了装饰用织物。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政府十分重视民族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广西的壮锦成了振兴民族传统工艺的最好载体。20世纪50年代,广西分别在忻城、靖西、宾阳三县成立了壮锦厂,并在民间广招织锦工艺师以及培养新织手,此后的20年间,新老能工巧匠们编织出了一大批既继承了传统,又富有时代气息的壮锦工艺品。绚丽多彩的壮锦,又一次迎来了发展的高峰期。
 
随着商品经济和织造工业化的冲击,壮锦这一传统工艺也难以幸免,一度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自治区人民政府对于困境中的壮锦业给予了积极的扶持。壮锦如何在新世纪保持旺盛的生命力,并注入时代的崭新元素,这一重任被广西工艺美术研究所肩负起来了,近年来有关部门从资金、设备引进和人才培养上,大力向这个当代的壮锦研发和生产现代化基地倾斜,成效已日益显现。
 
2002年,谭湘光从宾阳民族织锦厂退休后,广西工艺美术研究所为抢救濒临失传的壮锦工艺、保护民间织锦人才,聘请她担任织锦车间主任。几年间,谭湘光从壮锦的工艺升级、设计创新,以及市场营销上都做了巨大的调整,使广西工艺美术研究所在发掘保护壮锦文化的同时,着力开发兼具实用价值和艺术价值的壮锦新产品,在古老的壮锦与时代同步发展的方向上,迈上了一个新台阶。
 
“从前,壮锦只是做成被面和背小孩的背头布,我们现在把壮锦元素融入日常生活,从几块钱的生活用品到几万元的艺术品,应有尽有。”谭湘光很兴奋地对记者说。她强调,只有进行创新,传统的壮锦才没有被束之高阁,才能后走进寻常百姓之家。
 
3 嵌入壮锦
让传统更时尚
 
走进谭湘光的工作室,不管你站在那个方位,不管你的目光投向哪里,都一定被满堂的壮锦所震撼,这种花团锦簇的强烈视觉冲击力,有如置身于春花烂漫的壮乡庭院,令人叹为观止!仔细环视四周,墙上的三张时装模特照片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这是去年九月,她和她的助理范丽华共同设计完成的三款壮锦服饰,获得广西工艺美术作品“八桂天工奖”金奖。  
 
谭湘光郑重地对记者说:“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最重要的是如何让文化产生价值。”一直以来,谭湘光不断地探索这个问题。她说,只有在市场中产生了价值的文化,才容易在传承中得到发扬光大。
 
今年4月26日晚9时30分,“2017广西优秀版权登记作品展播活动启动仪式”在南宁举行。偌大的广西电视台演播厅,蓝光炫耀,异彩纷呈。随着演播大厅梦幻般的舞台场景变换,仿佛时空穿梭,一排具有壮族特色的竹笼织机呈现在眼前,那样的让人遐想,那样的令人期待。在一曲壮族民乐声中,身着各款壮锦服装的一列天仙落凡云台,秀步随柳,香风袭人。这是谭湘光及其团队用壮锦元素设计的服装作品,惊艳全场!只见,铜鼓声声,织锦飘飘;玉女款款,霓裳艳艳;民风拂拂,新潮滚滚。这是民族风中的时尚,这是壮乡涌出的服饰新风尚!
 
站在启动仪式现场的舞台上,手捧版权作品登记的证书,胸有高扬民族风的情怀,脚踏传统时尚创新的坦途,谭湘光大师激动万分!在这次活动结束后,她又马不停蹄地投入民族服饰文化传承与弘扬的事业中。谭湘光对记者说,她不但把壮锦传遍中国,还要带到大洋彼岸的美国,带到全世界。小女儿朱丽莉大学毕业后移居大洋彼岸,也把传统竹笼织机带到了美国。去年,朱丽莉结婚时,谭湘光给她的结婚礼物就是一台竹笼机。小女儿和丈夫把织机分拆后带去美国,希望壮锦也能在异国他乡生根发芽。
 
4 传承文化
代代相传不停息
 
“水有源,树有根”。几十年来,谭湘光大师每取得一点成就,都忘不了一位慈祥的长者,那就是她的恩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梁树英。后来,恩师梁树英在88岁那年仙逝,谭湘光在痛惜之余,更加专注于织锦手工艺的挖掘、整理和研究工作。如今,眼见壮乡的那些传统织锦手工艺人正一天天老去,自己也是花甲之人,织锦工艺的传承问题真的已是刻不容缓! 
 
谭湘光早在2002年就开始开馆授徒,在宾阳创办了自己品牌的家庭作坊湘光织锦坊。她把一些留守妇女召集起来,统一传授壮锦编织技艺,并每家赠送一台壮锦机,慢慢地在当地形成了颇具规模的家庭作坊。“中年妇女可以在家干活,我们计件付工资,她们既可以照顾家庭,又学到一门手艺来补贴家用。”
 
这几年,谭湘光大师经常受邀到广西各大专院校进行传统织锦工艺的讲学和展演,激发了许多学生的求学热情。看到这些大孩子们对民族服饰文化的喜爱,谭大师心里乐滋滋的,仿佛自己也一下子年轻了几十岁!
 
今年27岁的黄颖群毕业于广西民族大学民间工艺品和产品设计系。毕业后,因为对壮锦的热爱,她放弃众多工作机会,选择了跟谭湘光织壮锦。“在工作上谭老师非常严格,在生活中却像妈妈一样温柔。”黄颖群这样说,她一直以谭湘光为榜样,也希望日后能成为像她一样的大师。(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固顶新闻

关于我们 | 服务协议 | 免责声明 | 广告说明 | 意见建议 | 留言反馈 | 广告联系 | 广告价格表| 付款方式
电话:0771-5528475 5528476 传真: 地址:广西南宁市桂春路16号 广告联系QQ:625510678
桂ICP备05011873号 法律顾问:赖铭强律师